my’blog

云南涉虐杀8岁继女后妈:看到孩子像看到丈夫前妻

  原标题:云南后妈涉虐杀8岁继女调查:曾说看到孩子就像看到丈夫前妻

失踪前,刘月月在这里写作业。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失踪前,刘月月在这里写作业。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

  先后三次婚姻,第一任“妻子”生的8岁女儿被第三任“妻子”涉嫌杀害,这个事实让刘远豪焦头烂额。

  他承认婚姻失败,但认为这不是导致女儿被害的直接原因,外界对他的看法在他看来是“戴上了有色眼镜”,而第三任“妻子”(嫌疑人)孙梅生的男孩才4个多月大,“长大后我如何向他解释这一切?”

  8月24日10时许,家住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庙坝镇麻柳村的8岁女孩刘月月失踪,家人和警方动员100余人连夜搜寻,翌日,人们在距家约50米的山坡悬崖边的小树林里找到了刘月月的遗体。

  “想不到她是这样的人。”8月30日,刘远豪说,“结婚”之前,孙梅曾经承诺要照顾好他“前妻”生的孩子和家中老人,结果却涉嫌杀害女儿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8月31日,盐津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证实,孙梅被刑拘后,警方正在调查当中。

刘月月送给新妈孙梅的见面礼物,她向往那种爸爸妈妈跟她在一起的生活。刘月月送给新妈孙梅的见面礼物,她向往那种爸爸妈妈跟她在一起的生活。

  第一次婚姻

  1985年生的刘远豪“结了三次婚”。从法律意义上讲,第一任和第三任只属于同居关系。他只跟第二任妻子领取了结婚证,而第一任和第三任“妻子”分别给他生了女儿和儿子。

  第一任“妻子”是四川广安人。2008年,刘远豪到江苏盐城打工,其间在QQ上认识了还在广安上职业技术学校的女孩张娟,两人先是聊天,后决定共同生活。

  当年,他从盐城乘坐火车返回昭通市盐津县时,路过成都,二人在成都相约见面,互相满意。

  张娟家中有两个妹妹,她是老大。刘远豪家中排行老二,有哥哥、妹妹。二人在成都见面后,刘远豪在一家汽车装饰店找了份工作,两人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。

  彼时,盐津县庙坝镇正在修二级路,家里的人喊刘远豪回家。因为修路的工人多,他们家开的小卖部生意红火,他要回去给工人们送货。这一次张娟也一同跟他回家。

  2009年,家乡的二级路修完后工人撤走了,刘家在村口的小卖部生意不景气。刘远豪在村里挖了鱼塘、尝试养鱼。他买了鲫鱼、鲤鱼等鱼苗,一年能产几万斤,也会把外面的商品鱼进过来再卖出去赚个差价,但到鱼塘的路不通,成本大,养鱼的创业计划很快失败。

  其间,因张娟不满20周岁,两人没有领取结婚证。2010年3月,张娟给他生了个女儿即刘月月。

  2010年5月,刘远豪的姨夫喊他们一起做酒厂。庙坝镇的包谷酒在当地远近闻名,“可能是水好,加上祖传独特的技艺,酿出来的酒甲醇低于国家标准10倍。”刘远豪说,他们建了个占地100多平米的作坊,先期投资了10余万元,主要用于包谷、煤炭、设备等原材料。

月月在宜宾动物园。月月在宜宾动物园。

  在做酒厂时,月月由爷爷奶奶帮带。实际上,刘远豪做酒厂时,已经有人做了10年、20年,他起步较晚,酒厂建起来没多久就资金链断裂,这使他举步维艰,“压力较大,我们二人产生了不愉快。”

  此次,由张娟的父母帮衬给他们邮寄了7000元钱。 “7000块也顶不上什么用,也没有起色,她父母就动员我俩回广安。” 刘远豪说,张娟家在当地镇上有房,条件不错,岳父母动员他们回广安发展,但他顾虑生怕被人当成上门女婿就迟迟没有答应。

  2010年腊月十九,岳父的生日,要置办酒席。张娟喊刘远豪一同回去庆生拜寿,但他以酒厂的门不能关为由没去参加,“其实主要是囊中羞涩,资金紧张,兜里拿不出钱我也不好意思去,两个人就吵架了。”

  不得已的张娟带着月月回了四川广安。但这一回,张娟就再也没有回来,“她喊我去广安,说我不去的话,她也不来了,她要去重庆打两年工。”

  在刘远豪的要求下,过完年后,张娟把当时1岁不到的月月送到了盐津火车站, “我去接时,孩子在火车站哭喊着叫妈妈。”

  自此,两人没有说正式分手,但有了隔阂后联系也越来越少,月月跟母亲再也没有照面。刘远豪一边在忙着酒厂的生意,一边带着女儿。

未写完的暑期作业。未写完的暑期作业。

  再婚

  隔了约两年,刘远豪遇到了他第二任妻子。

  据刘远豪回忆,当时经人介绍,他去庙坝镇高坎村女方家,对方有个男孩由前夫带走。

  双方见面后,相互中意,领取了结婚证。刘远豪忙着酒厂的事情,妻子也会在酒厂给他打帮手,还照顾刘月月。

  刘远豪称,当年酒厂生意不错,但因为妻子大手大脚地花钱,到年终还有债务。“说句实话,她对女儿(刘月月)不错,女儿也喊她妈妈,俩人关系融洽。”

  但好景不长,两人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就协议离婚。按照刘远豪的说法,对方爱打麻将,“花钱太厉害了,她弟弟不务正业,找姐姐要,她也有麻将瘾,有时候把手中活儿一放就去打麻将了。”

  离婚后,一个人打拼的刘远豪,因酒厂的生意有了起色,他赚到钱翻修了家中的房子,又买了辆面包车。

  2016年左右,又经朋友介绍,刘远豪遇到了第三任“妻子”孙梅。

  1988年生的孙梅,家也在庙坝镇,距离麻柳村刘家约两三公里的路程。朋友介绍后,远在浙江嘉善县打工的孙梅给刘远豪主动打电话,约好回家见面。

  “第一次见面看着挺温柔的,不爱说话,看着也不凶。”这是刘远豪对孙梅的第一印象。通过了解得知,孙梅还未离婚,但有离婚的打算,“她说她一个人已经过了两年多了。”

  孙梅回娘家跟刘远豪见面后,再一次出去打工。其间,二人通过电话等频繁联系。没多久孙梅第二次回来时,办理了离婚。

  刘远豪说,就在他们频繁联系时,孙梅给他承诺,结婚后会很好地照顾他的女儿和家中老人,这让他感觉很满意。

  2017年大年初一,刘远豪提着礼品到孙梅家拜年提亲。经孙梅父母准许后,他带着孙梅到麻柳村,再一次开启了“夫妻”二人的生活。

  就在接孙梅来家前,刘远豪问女儿月月,准备给新妈送什么礼物。月月回答父亲,买的礼物不太好,她要亲自画一幅画送给新妈妈。

  对于即将迎来的新妈妈,月月充满了期待。从小离开母亲的月月最喜欢画画,她常画那种由父母牵着小孩的手一家三口的画,“她很向往那种生活,爸爸妈妈牵着她。”

  刘家人向澎湃新闻展示了刘月月送给孙梅的画,那是一幅彩色蜡笔画的新家,卧室里三双拖鞋、床上一个大红心。 

  “我们两个人还是比较恩爱的。”刘远豪说,孙梅到他家后,即使有压力的日子,两个人说两句就完了,从来没有吵过架,他在酒厂干活,孙梅会帮手,在家中也喂喂猪,“我们养了10头猪,今年她还说少了,再买点猪来她喂养。”

  到了2017年6月份,孙梅怀孕了。虽然二人没有领取结婚证,但事实婚姻中恩爱的二人,让刘远豪觉得外人看他们生活得挺好。

发现刘月月遗体的地方,其父称,现场的痕迹表明凶手伪造了女儿砍树不小心摔下去的。发现刘月月遗体的地方,其父称,现场的痕迹表明凶手伪造了女儿砍树不小心摔下去的。

  固执

  在刘远豪印象中,原本第一眼看上去温柔、话不多的孙梅,“结婚”后显得性格孤僻。

  刘远豪说,孙梅怀孕至六七个月时,脾气开始有点儿暴躁,情绪多变。在他面前,孙梅会对刘月月喊叫,要么直接不理,要么说话声音特大,导致女儿也不太接近她,尤其是今年以来,女儿好像很怕孙梅。

  刘远豪的父亲告诉澎湃新闻,只要小两口生活得和谐,孙女儿由他老两口照顾,自小也跟着爷爷奶奶睡觉,长大后上学了,在孙梅眼前出现的日子也不多。

  平常跟着爷爷奶奶的月月,没有跟刘远豪夫妇生活在一起,而是生活在另一个院落。只要孙梅在家,女儿就不会前来跟刘远豪“夫妇”在一起,在爷爷奶奶干活时,才会带她前来玩耍、写作业。

  孙梅对女儿冷淡的态度,刘远豪看在眼里急在心里。他表示,他试图多次跟孙梅沟通,但说得轻了孙梅不理,说得重了又影响二人关系,女儿管孙梅只叫“姨”,从来不会喊妈妈。

  不仅对女儿态度冷淡,孙梅对刘远豪父母也这样。“自从进家门后,没有给父母倒过一杯水。”刘远豪说,在家中,孙梅只对大哥态度端正,关系融洽。

  在刘远豪妹妹的眼中,二嫂孙梅是个固执的人,她说话不怕伤人,说过什么必须去做,别人说不动。

  尽管这样,刘远豪没料到事态比他眼里的还要严重。出事后,有村民告诉他:月月跟她玩得好的同学说,孙梅经常打骂她,还威胁她不准说出去,不然弄死她。

  刘月月失踪后,她的同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长,在寻找的当天由家长转述给了刘远豪。但刘远豪还不愿意相信,因为他没看到女儿身上有伤痕。

  在麻柳小学就读二年级的刘月月成绩优秀,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名列班级第三名。8月23日,在刘远豪陪伴下,女儿写了一天作业,“眼看着开学了,她有4个本子的作业还没写完,那天她完成得很好,每写一会儿我就让她看会儿电视或者玩一会儿,在我这整整一天。”

  在刘月月写作业时,孙梅也在家带孩子,他们的小男孩出生才4个多月。平常,除了打扫酒厂的卫生外,每天10点半左右在家中喂猪外,孙梅就在家中带孩子和休息。

  遇害

  8月24日早上8时许,准备去红薯地里除草的爷爷奶奶,把刘月月带到了刘远豪处,按照他们的设想,这一天她要在这里写作业。

  10点10分,村里沙场的老板经过刘家门口时,还看到刘月月爬在桌子上写作业。此时,刘远豪开着车去酒厂给别人送货。

  10点40分,沙场施工的人经过刘家门口时,没看到刘月月。11点半时,奶奶回去喊刘月月吃饭时,四处喊叫,没有反应,老人当时觉得刘月月可能跟着爸爸去玩了。

  12点左右,开着车回家的刘远豪在门口被母亲喊住,俩人一对话,才知道月月不见了。

  急忙回家寻找的刘远豪看到,孙梅坐在家门口,跟往常一样,经询问月月的去向,孙梅回答:“不知道,我一直在屋里睡觉。”

  以前从来不跑远的月月不见了,预感到不对,刘远豪动员亲朋邻居四处寻找。又想着可能出去玩,在哪摔下去了,情急之下,刘远豪发了寻人启事的朋友圈,寻人启事的消息迅速扩散,从盐津县到昭通市,转发到了昆明市民的朋友圈。

  当天15时许,寻找无果的刘家人报警。接警的庙坝镇派出所干警赶到后,又动员100多人四处寻找,有开车到远处寻找的,也有到山林里、河边寻找的,那天,他们寻找到凌晨4点多,一无所获。

  8月25日10时许,有村民找到刘月月时,这个年仅8岁的小女孩已毫无生命体征。

  刘远豪称,当天还是在孙梅有意无意的提醒下找到的,“她给寻找的村民说,那里找过没?这里没找吧?就这样提醒,真去看的村民就发现了我女儿。”

  找到月月的地点距刘家约50米,在斜对面山坡悬崖边的树下灌木丛中。经查看,月月头上有约1公分长、筷子宽的两条伤口,左额有伤痕,骨头外露,双眼肿胀,胳膊上有伤口。

  15时左右,庙坝镇派出所就带走了孙梅。8月26日,在派出所录完口供的刘远豪从二楼窗户看到,孙梅被警察带走送往盐津县看守所。

  在前往看守所的路上,刘远豪接到了孙梅的电话,她说自己犯下的事儿自己会承担,嘱咐刘远豪带好小儿子,“她说她后悔了。”

  刘远豪说,随后,他接到了警方的刑拘通知,孙梅被刑事拘留。盐津县委宣传部和庙坝镇派出所分别向澎湃新闻证实,因孙梅有重大作案嫌疑,目前被警方刑拘,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。

  孙梅的弟弟孙祥告诉澎湃新闻,他没想到姐姐是这样的人,但目前警察还在调查,到底是不是姐姐干的,还不好说。同时,他也打电话给刘远豪,希望能保姐姐一命。

  月月葬礼那天,昭通当地的刘氏宗亲、盐津县的一些教师前来吊唁。这天,月月的亲妈张娟和外婆也赶到盐津县,送月月最后一程。

  事后,刘远豪回想,孙梅曾对他说,这个孩子在面前,感觉就像他的前妻在她面前,又说 “还是你前妻漂亮”。刘远豪回答:“漂亮不漂亮不重要,心美才重要。”

  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人物皆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张申

 


posted @ 18-10-02 01:11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沃金娱乐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2-2013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